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台灣在國際組織參與上,又遭遇一次被排斥在門外的事件。第87屆「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大會定於2018年11月18日至21日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杜拜召開,而台北刑事局長蔡蒼柏則早在9月17日已三度致函INTERPOL祕書長Jürgen Stock,申請以觀察員身分出席,並盼望有意義參與該組織的會議、機制及活動,包括使用「I-24/7全球警察通訊系統」及參加訓練活動。但INTERPOL秘書長辦公室已回覆並拒絕邀請台灣,這是今年台灣繼再次被拒參加WHA年會之後,另一次外交上的挫折。「國際刑警組織」是目前僅次於聯合國的全球第二大跨政府組織,現有192個會員國,是全球警察共同打擊跨境犯罪最重要及最大合作平台,台灣自1984年中共申請入會後,就被迫退出該組織。行政院長賴清德在10日19月被邀前任立法院會報告施政方針之前,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國際刑警組織拒絕台灣加入一點道理都沒有,背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對台灣的打壓。不過,賴院長談話中有提到「背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對台灣的打壓」,但是他沒說到的正是兩岸之間,目前因為沒有任何政治共識基礎,以致於在國際政府組織中,即使是以「觀察員」的身份,都很難有突破參與的機會。譬如說,2008至2016年,在馬英九執政八年時間,正因為兩岸之間堅守「九二共識」,因此在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年會,台灣也得以「觀察員」的身份出席。雖然,美國與其他國家都表達願意支持台灣加入或參與國際組織,但道義上的支持,不足於成為台灣加入或參與國際組織的「叩關密碼」。根據「中央社」一篇報導稱說,台北本次申請國際刑警組織大會還獲得了美國國務院的「支援」。美國務院發言人在回復「中央社」的郵件中曾稱,臺灣是所謂「民主」的成功案例,值得信賴的夥伴,也是世界一股善良力量。 美國支援臺灣成為非政府間國際組織成員,也支援臺灣參與政府間國際組織的活動。但是,第87屆「國際刑警組織」大會在美國力挺之後還是被拒,已有力證:美國在國際組織上即使力撐台灣,也有其乏力之處。其實自2016年5月蔡英文就任之後,除APEC是特殊例子之外,其餘國際政府組織的大會,我們全部都被排斥在門外。與其說,是美國與其他友邦對我支持的不力,還不如說,北京在國際政府組織的影響力量,已超乎我們的想像。當解鈴仍需繫鈴人之時,我們仍希望民進黨執改當局,能夠「謙卑」地再細讀下列的一段分析:2002年11月8日中共十六大報告曾正式提出「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暫時擱置某些政治爭議,儘早恢復兩岸對話與談判…可以談台灣地區在國際上與其身份相適應的經濟文化社會活動空間問題」。此後,在2004年5月「五一七聲明」中也再度強調「通過協商,妥善解決台灣地區在國際上與其身份相適應的活動空間問題」。不過到了2005年3月在胡錦濤表示四點意見以及「反分裂國家法」通過之後,「台灣地區在國際上與其身份相適應的活動空間活動」的用詞已成為中共中央的政策用語以及國家法律的重要內涵。這也可看得出來,只要兩岸能恢復協商或進行政治性談判,北京就絕對會依這段話的內涵來解決台灣所希望能賦予「外交空間」突破的問題。當然台北對對岸任何官方說辭是否已不抱任何信任態度?這可能又是另一段的爭議。但是,我們在針對國際組織的「空間突破」上,是否也應有一種「只要對我有利,應全力衝刺」、以及「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想法?如果答案是正面的,不妨先想想下面的權衡與對比:第一、「恢復兩岸對話與談判,可以談台灣地區在國際上與其身份相適應的經濟文化社會活動空間問題」,這個因為不是在談「兩岸統一」的議題,至少可減輕台灣方面面臨的壓力。而且觸及此一問題,大致也可了解到對岸的想法與做法,進一步就可來敲定此後是否持續再維持這類對話。其實,過去在東西德以及現在南北韓之間,都曾經有過這樣的議題的設定與討論過,也沒見到一下他們彼此就進展到「統一」問題的討論。第二、「談台灣地區在國際上與其身份相適應的經濟文化社會活動空間問題」,只是涉及到兩岸「政治定位」的問題,而這本是個台北必須要去面對的問題。像1979年美國在外交上正式承認了對岸之後,與台灣商談斷交之後的台美關係的延續,也曾在對話中找到雙方都可接受「台灣政治定位」的結果。這就是後來「台灣關係法」得以順利在美國國會上通過的主因,從此美台往來往便有了憑籍,台灣在此時刻也不得不需借此作一參考。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sxoret303 的頭像
jsxoret303

網愛聊天室www.cn6r.com

jsxoret3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